古油河现在只有在博物馆里才能见得到了
古油河现在只有在博物馆里才能见得到了

  如今的许多年青人,都知道炒菜时得放一些花生油,而且都知道花生油是用机械榨油机制出来的,但很多人可能都不知在过去没有现代化的机械榨油机之前我们老百姓食用的花生油是怎样做出来的!

旧时的榨油工具——古油河(资料图片)
旧时的榨油工具——古油河(资料图片)

 
  在古时的雷州半岛地区,人们常称榨花生油为“打油”,要打油就要靠土油河。一直就近追溯到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土油河在雷州半岛地区还非常盛行,当时许多生产队都有油河。 然而时至今日,土油河早已消失了,现代人用机械榨油机取代了土油河。但是,作为一种典型的地方风情风物,在老一辈的雷州半岛人岁月的深处、在弥漫的油香里,土油河不自觉地成为了人们的记忆中一部分……

今时榨油的炒花生工序
今时榨油的炒花生工序

 
  油河是个庞然大物,河身是一般是用一条80—90厘米直径的大树制成,制造油河的工序十分繁琐!一般要兴师动众去砍树、锯树,做油河一般都选用质地比较坚硬的、树形又特别高大的荔枝、龙眼、酸豆或红豆木树等。先用斧头将树砍倒,再整平成一滚圆木形状,把中间掏空,然后再横锯成两半。制一条油河往往一大群人要折腾一整天甚至更长的时间。 整修好后圆木的直径还有60厘米,中间掏空,形成直径30厘米,长1.5米的油糟。上河身称河公,下河身为河母,河母中间戳一个小孔,叫出油嘴。 油河有了河公、河母,就要再用河脚扫成个长方形的方木支架,叫河床。床上有河锁,俗称“猪母枷”。床头有绞车。还配有河签(称油楔),签全长136厘米,楔形,签头12X12厘米,签尾12,5x2.5厘米。签头用铁皮镶固镶硬,以防碰烂。牛头(退头),退油签用,苎长81厘米,头12x12厘米,尾6x6厘米,含楔58X12x9厘米,总管81X22X12厘米,还有月牌木、贴子、虾腰以及冲锤。

压榨花生工序
压榨花生工序

 
  打油时,先用晒干去壳的花生仁放进大锅炒至微煳,再把炒好的花生仁用槽碾中碾碎或用舂斗、石磨磨成细末后,再放在一个个木制豆桶里排到牛踏锅里蒸。蒸熟后的花生倒入用稻草铺垫的专用铁箍中,踩压成粉饼,又装进一圈圈的竹蔑圈里。然后把这一个个圆饼放到河肚油糟里开始榨油。一般榨中一次可放10余块花生饼,饼与饼之间加一块纸状物,以避免挤压后的饼子相互粘连。

现在榨油的过滤
现在榨油的过滤

 
  花生饼装好后,人们首先用绞车纹紧河公河母,绞出油,然后用冲锤冲碰河签,逼干油,冲锤吊在虾腰上,虾腰是一条长木,刻着节痕,控制冲锤距离。 打油的过程是先远后近地碰。打油用的冲锤特重,是用一个大石制成,掌冲锤的一般都是村里精壮结实的男人。 据了解,在过去的雷州半岛农村,如果用油河榨一次油,至少需要3—5个人来分工操作。

  打油那天,即使在数九寒冬,榨油的人仍光着膀子,出力地拉锤“兴蓬、兴蓬”,的喊着号子,碰撞河签“嘭、嘭、嘭、嘭”的作响。经过一槌槌打榨,不断增加榨内压力,花生油被压榨便慢慢就顺着河母的出油嘴潺潺流出,从槽中流入缸中。新油流出,香味袭人,远近邻里喷喷称道。那时,新油一出,大伙都吃油饭,热腾腾的大米饭,浇上香油,再加上土质的土油河制出来的油没有现代机械榨油机的那种铁锈味,吃起来不觉得油腻又非常香甜,常令人回味无穷! 土油河当时所生产的食用油质量上乘,因为那些都是从头到尾不曾碰过金属的食用油。

  时代发展到了今天,土油河由于工艺过于繁琐、出油量有限、成本很高,已经不适应市场竞争了。而现代化的机械榨油机凭借其高效、便捷、实用取而代之。 尽管如此,昔日土油河浓郁的油香一直深深地弥漫在老一辈雷州半岛人的记忆里, 成为凝固于岁月深处的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