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趁着退潮在海滩上寻觅着留在泥水里的海生物(资料图片)
人们趁着退潮在海滩上寻觅着留在泥水里的海生物(资料图片)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湛江沿海滩涂宽阔肥沃,浅海生物颇具丰富。这里的居民历来有赶海的习惯。那时很多家庭都有一个鱼篓、一张小网,一把小锄等赶海的工具。

拿着竹签挑着那小钉螺肉,吮着那螺汁,吃得津津有味(资料图片)
拿着竹签挑着那小钉螺肉,吮着那螺汁,吃得津津有味(资料图片)

 
  太阳西落时,大人携着小孩、举家或结帮成群,兴致勃勃地奔向城市附近的海湾滩涂耕海。湛蓝的海天间,人们舞动着赶海工具,趁着退潮在海滩上寻觅着留在泥水里的海生物。赴海人穿梭往来于红树林间,滩涂上纵横交错地留下一串串脚印。孩子们蹲在地上拾钉螺,挖蟛蜞穴,追赶着跳跳鱼。人们用小锄挖,用手竹棍横扫、撒网围捕,那些爬着的、跳着的、游动的鱼虾便统统落入鱼篓。

如果蟛蜞太多,人们便用陶擂盆擂起蟛蜞汁,或用石舂捣成浆。蟛蜞汁用作食粥餸,也可作配菜佐料(资料图片)
如果蟛蜞太多,人们便用陶擂盆擂起蟛蜞汁,或用石舂捣成浆。蟛蜞汁用作食粥餸,也可作配菜佐料(资料图片)

 
  “挨刮”是一种捉鱼工具,形似一个大网罩。赶海人一手提它,一手用一个竹制作的穿上布条的小竹筒将小鱼赶入网中。人们捉蟛蜞也另有一种办法,就是趁退潮,待它们出穴外走动,用一根长竹杆往滩涂上横扫,将小蟛蜞来个腹脚朝天,再乘机上前捡个满篓。

  傍晚炊烟袅袅,煤油灯光下,人们在家门口摆上一张小餐桌,从厨房里端出一盆盆爽口美味的海鲜,大人小孩用石头砸着硬壳的海鲜,拿着竹签挑着那小钉螺肉,吮着那螺汁,吃得津津有味。如果蟛蜞太多,人们便用陶擂盆擂起蟛蜞汁,或用石舂捣成浆。蟛蜞汁用作食粥餸,也可作配菜佐料,拿起筷夹着通心菜醮蟛蜞汁,吃起来味道甘香可口特别醒胃。

    本文发表于2007年12月21日